• 进得庙里会发觉,每一个殿门口都有一道门坎。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北京1月24日电上官云从引起持续关注的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到不久前备受瞩目的故宫“文物医院”挂牌成立,“文物修复”的话题一直热度不减。近日,微信公众号:cns2012采访了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的修复师、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主角之一王津,了解到更多修复背后的故事。 王津接受采访。上官云 从修复师到“故宫男神” 近来,王津“火了”,这位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的修复师,走在街上时不时会被人认出“求合影”,一年来接待了一波又一波采访的媒体。有人叫他“网红”、“故宫男神”,王津摇摇头,“还是因为片子展示的文物吸引人”。 王津在检查待修复的钟表。上官云 由于故宫“文物医院”设备仍在检修,王津和同事们还在原钟表室内工作。门口迎面的大桌子上摆放着一堆待修的古钟,有的外形尚好,有的却已残破不堪……王津提醒鱼贯而入的,“各位小心,背双肩包的先放下包,不要碰到文物”。 他手头正在修的,是一件乾隆年间的钟表,拆下来的零件铺满了工作台:弹簧,齿轮……虽然已经“七零八落”,但从构件上仍能看出,这是一座设计十分精巧的座钟。王津一边端详着钟的底座,一边指给看,哪里是水法、哪里是齿轮,“修好后,这只小猴能拜,蝙蝠也能动”。 “修古董钟表,全世界还是故宫最好。东西多、种类全。别的地儿见不到。”知名度暴涨以后,王津从来没想过能换个收入更高的工作,“还有哪儿的文物比故宫更吸引人呢?” 修复钟表所用的一些工具。上官云 挑战上千个零件的“变魔术人钟” 其实,到现在王津都不太能说清修复过多少钟,只有一个大概的数目:两三百座。在经手最难修复的古钟名单里,王津最常提起的还是那件“变魔术人钟”。 据资料,“变魔术人钟”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斯•罗卡特在道光九年制造,高70厘米、宽50厘米。钟内有一位变戏法的老人,手里拿着豆子、小球。当齿轮转动之时,钟顶小鸟会做出张嘴、转身、摆动翅膀等动作,三个圆盘也同时不断变色转动。

    上一篇:福州首创:120套公租房解转隶干部燃眉之急

    下一篇:曝杜威加盟河北已基本达协议 与安蒂奇再度聚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