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曝杜威加盟河北已基本达协议 与安蒂奇再度聚首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昨日,故宫在建福宫展示何刚捐赠的元代银器。当日,故宫为何刚举行追思会。本版/新京报 浦峰 未完全“赴约”的雨中,有一场如约而至的追思。昨日下午,故宫博物院在建福宫花园敬胜斋举办“何刚同志追思会”。 在轩窗碧瓦的建福宫内,14件表面斑驳着锈迹的银器和一口厚釉棕色瓷缸短暂露面,与它们的“老朋友们”再次见面。 32年前,河南省商水县村民何刚,在老家挖地基时发现了这组窖藏银器,并捐赠给故宫博物院。今年5月30日,“捐赠者”何刚因故离世,作别了他与故宫、与文物之间32年的缘分。 除留名故宫“景仁榜”并获赠10万元捐助款外,何刚之子何俊清的工作问题,也将由当地设法解决。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表示,将加强相关规章制度的建设,为文物捐赠创造更好的条件,以期有越来越多的珍贵文物能够进入博物馆,并在博物馆中得到妥善的保存与利用。 在目前文物捐赠制度空白的情况下,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认为,对捐赠者行为的肯定和奖励,将有利于更多普通人参与文保事业,“能够让更多人知道保护文物的光荣”。 现场 文物再“聚首” 斯人不再归 一盏半剖面瓜形状的银杯外面,爬满了绿色的锈迹。故宫专家吕成龙轻轻拿起后再将其放在旁边同样银制的托盘上,四个突起的“小瓜”让酒盏坐得稳稳当当。 它们的学名,分别是银鎏金錾刻瓜式杯和银鎏金锤碟瓜纹椭圆盘。“是很少见的成套酒盏和托盘”,吕成龙说,元代酒具讲究“什么样的杯子配什么样的盘”,菱花形状的酒盏就一定有一个菱花形状的托盘,元代流传至今的银器本就不多,所以成套的杯盘就更加珍贵。 昨日,故宫为何刚举行追思会。何刚之子何俊清致谢。 吕成龙一一介绍着延春阁长条案上的14件元代银器,讲述文物本身的故事。 银器们的短暂“聚首”像是一场告别。蜿蜒数十步的敬胜斋中,何刚的儿子何俊清、当年陪同捐赠文物的村支书刘红恩、从何刚手中接过文物的原文物管理处处长梁金生,以及国家文物局、故宫博物院等数十人,回顾起当年捐赠文物的点滴。

    上一篇:进得庙里会发觉,每一个殿门口都有一道门坎。

    下一篇:绝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