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面桃花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客岁邻近岁末,校园中的茶梅便开了一些,有的尚结着蕾。茶梅是那种高大的灌木,纲及膝,不似茶花可以长到一人来高,开的花倒也与之类似。树矮,花却不小,红的瓣黄的蕊儿一朵一朵在冬季里也开得颜。茶梅载在路的两旁――路阔,没人走在边上,树又矮,须垂头能力见――故虽然一路是花却也少有人见到。

    那时侯我记下了这样一段笔墨:“明天按阴历的算法,已是过了立冬了,却仍是一副深秋的景象,气温也是前些天陡然转上去的,不然还应可以说是‘天高气爽’。校园里的银杏叶落了一地,开得正盛的菊花也摆进去了。空气中的阳光被风扯淡了些,溶解在秋后湿湿的雾气中,吸着有一股贫苦的滋味――这该是阳光加腐叶的滋味吧――我却是喜欢多吸几口,可鼻子早已冻得通红,冷得似要发颤了。”

    那时确是很冷的,空气中有多雾,雾且浓,几乎是飘在空中的西雨了;有时还有些风。走过路边时,常可看到地上殷红一片,尽数是茶梅昨夜与凉风晓雾争斗的痕迹。

    我看到茶梅花时,其实不认得她,只却是茶花的异种,矮一点而已――切实细看仍是有区分的。想到家中也种有茶花,且将凋谢或是已经凋谢,心中自是欢乐。

    回到家中,那茶花也结着苞了。

    晚饭时,喝了一两杯黄酒――酒坛封了六年,酒醇厚而甘冽,后劲足――喝了其实不醉,却更清醒了。走出门,满天乌黑,微见星辰,而眼已渐渐花了,天也不见了;两颊浮起两片绯色的云。大概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?模模糊糊地竟向那株茶花走去,并哼着胡适师长的《心愿》:我从山中来,带得兰花卉。种在小圆中,心愿花开好。一日看三回,望到花时过。急坏看花人,苞也无一个。目睹春.走近看,似是花已开。我取下一个花苞儿,用手指抿开。一惊,花吐露些红丝,像血。目下,我和花间像是有一些暗昧的关连,像雾同样的恍惚。天上忽地下起了雪粒子,落了一些在脸上,冰凉得使我清醒了些。这天气好像很好,十全十美的是茶花未开――或者这不足便是美罢,而美的不外是我目下心中的一种期盼而已。但花未开,心中终有些隔膜;不外也无法,于是我便欣然而归。

    一个冬季从前,我返校了。茶花终是未开。而道旁的茶梅却已凋尽了――茶梅花谢,乃是一瓣瓣地落,而不是一朵朵地落下,地上的花迹让我触目惊心。

    而且是在花尚红时便落下了。我看到地上的花瓣,有的已枯黄,有的还没有褪去白色;想起陆游的《卜算子》来:驿外断桥边,寥寂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着风和雨。有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做尘,唯有香如故。

    寥寂开无主,好不容易有了看花的人,却又转身拜别,终是无主而开无主而谢了。目下脑中的思路化作一杯半盏的净水,若干溢进去一些。我等的还没有来,等我的却已拜别,心中忽地觉着有些寥寂了。

    有不甘寥寂,却又消不去。于是又想起《一去不复返》来:

    客岁今日此门中一去不复返相映红

    人面不知哪里去桃花照旧笑春风

    都道草木有情,桃化更是痴情之物。而人去了,桃花尚能开,约略只是靠心中的一种由忖量转化而来的信心

    信件而已;借使倘使“人”真的拜别了,到了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”之时,桃花也便自己谢了吧!

    ?

    上一篇:相见不如怀念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